引入纾困基金难挡业绩滑坡 大富科技“卖子”被问询是否利益输送

引入纾困基金难挡业绩滑坡 大富科技“卖子”被问询是否利益输送

引入纾困基金难挡业绩滑坡 大富科技“卖子”被问询是否利益输送
原标题:引入纾困基金难挡业绩滑坡 大富科技“卖子”被问询是否利益输送 来源:投资者网
  面对深交所的反复提醒,大富科技(安徽)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大富科技”,300134.SZ)终于还是食言了。
  12月10日公司宣布,拟将子公司大凌实业连同5000万元债权1元转让。这笔交易随即引来“是否存在利益输送的情形”的问询。
  一年前,大富科技承诺以大凌实业的不动产解决其债务问题,还表示引入纾困基金,公司业绩也将因此步入正轨。
  如今重组完成后,原有的问题依旧存在。今年前三季度,公司扣非净利润出现亏损;实控人与控股股东的最新股权质押率高达100%;董事会成员相继出走。
  并购后业绩坐上“过山车”
  5G创新大周期下,滤波器作为5G基站中最为重要的射频元器件,已迎来重要的发展机遇。据Resnant预计,至2025年全球射频滤波器市场规模有望超过280亿美元。
  作为全球最大的移动通信基站滤波器设计制造商,大富科技的业绩却走出不一样的趋势。
  今年前三季度,公司营业收入为16.5亿元,同比下降10%;归母净利润为2809.87万元,同比下降41.6%。
  2017-2019 年,大富科技营业收入为 17.79 亿元、18.21 亿元、23.38 亿元;净利润为-5.12 亿元、0.25 亿元、-3.55 亿元,累计亏损 8.42 亿元;扣非净利润连续为负。
  企查查资料显示,大富科技创建于2001年,2010年上市,主要从事移动通信射频器件及射频结构件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与华为、苹果、爱立信等通信行业龙头企业保持稳定合作的关系。
  大富科技并不满足于做细分领域的龙头,公司在财报中提示:“射频器件行业属于通讯领域的细分子行业,其特点是客户集中度较高,供应商较少,公司与客户等各方进行博弈来确定产品的最终定价。在‘提速降费’背景下,运营商的盈利压力可能影响行业供应链的相关公司。产品的定价会存在一定的风险。”
  为了扭转这一局面,大富科技上市之后忙于并购,集齐了物联网、石墨烯、特斯拉、智能穿戴、虚拟现实、无人驾驶等众多热门概念。期间,实控人还与相关基金签下兜底协议,以获得大额融资。
  并购后,子公司业绩不仅不尽人意,还纷纷“暴雷”。以2015年收购的大凌实业为例,该公司连年亏损,还面临银行等多方债务违约等问题,大富科技去年对其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约6900万元,相关借款也产生约7000万元损失。
  获纾困资金未能“触底反弹”
  业绩被推入谷底后,大富科技寻求资本纾困。2019年12月公司公告称,控股股东配天投资与中国信达深圳分公司以及蚌埠相关政府投资平台共同签署债务重组框架协议,本次交易包括债权收购及债务重组和基金投资两个部分,交易总额不超过60亿元。
  彼时公司竭力对外释放即将“触底反弹”的信号:“2019年12月11日,国内首只由地方政府+金融机构(AMC)+产业资本+私募基金共同组建的纾困基金框架确定。”
  大富科技还为实控人孙尚传量身定做了一个故事——其醉心于实业、丝毫不懂资本,却在一场定增中误签下兜底协议,最终被资本做局,在行业周期性下行中被迫陷入资金危机。一旦公司现金问题得到解决,大富科技将乘5G风口之势,业绩大涨。
  今年10月29日晚,大富科技筹划了近一年的债务重组完成。但业绩却并未出现预想中的提升。除营收、净利润双双下滑以外,今年前三季度公司扣非净利润还出现0.46亿元的亏损。
  子公司造成的拖累也悬而未决。2020年上半年,大富机械、大富机电、大凌实业、大富网络、华阳微电子分别亏损571万元、13万元、308.6万元、434.9万元。
  甚至大股东配天投资依然处于债务压力中,其股权质押率为100%,实控人孙尚传及股东浙商产融股权质押同样达到100%。
  资本正在远离大富科技。近一年以来,公司股价累计下滑超30%,大幅跑输行业均值(-4%)。
  “市场不买账的原因是,为解决债务问题进来的,一个是专做不良资产的,一个是国资的,而且还有股债结合的,唯独没有产业基金。新资金的作用仅仅是缓解实控人资金紧张的局面,随时可能减持套现。”有投资者为此写下注脚。
  “被问询”后两名独董辞职
  醉心于资本运作的孙尚传,最终困于资本运作。
  12月9日,大富科技转让大富机械100%股权给蚌埠高新投。据天眼查,大富机械今年上半年营收291万元,净利润亏损571万元;2019年亏损3242万元;虽连年亏损,但并不影响高价转卖——这笔交易对价达到1.6亿元,高于标的总资产1.4亿元。
  12月10日,其又宣布将大凌实业及其债权5000万元转让给千帆建筑,对价1亿元。
  12月15日,深交所对大富科技下发问询函,要求回答大凌实业主要资产的具体明细,各主要资产评估的具体评估过程等;与千帆建筑是否存在关联关系,是否存在任何形式的资金往来或者其他利益安排。
  另外,控股股东配天投资签署债务重组协议前夕,在对深交所回复函中承诺:“与大凌实业签署协议,约定其将名下房产、土地交付给公司处置,作为还款保障;已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并申请财产保全。”
  深交所要求据此说明,彼时回复是否存在不实信息或者故意遗漏;在已采取保障措施的情况下,未选择对大凌实业名下房产、土地进行处置而是选择按评估值转让债权的原因及合理性;是否存在损害上市公司利益、利益输送的情形。
  大富科技回复称,不存在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的情形。
  颇为蹊跷的是,就在深交所发函三日后(12月18日),大富科技宣布了两名独立董事因个人原因辞职,其中刘尔奎2016年4月加入公司,耿建新仅任职一年半。
  更早之前的6月,大富科技董事杜德强辞职。其入职时间与耿建新在同一天,均为2019年5月15日。
  在股吧中,有投资者因此讨论高管纷纷出走,公司内部是否存在财务造假、资金占用或其他重大利空?《投资者网》近期就相关问题致电并电邮公司证券部,等待三个工作日仍未获回复。

扫二维码 领开户福利!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